Wilde陈清野

懒癌晚期,渣废文手一只。
墙头多,各种有毒安利都吃。
欧美圈70%/国产30%

【磊正】年少的二三事(1)

最近刚好在构思师生梗,算是AU吧,觉得和磊正特别合,懒得想原创人物了,带二十四小时里的MC一起玩
文笔渣,肯定会有ooc,慎戳
圈地自萌,就不带姓名tag了
lo主是很严肃哒~是正剧向哒~要我写欢脱也是不容易【划掉】
欢迎勾搭,学生狗更文不定
说了那么多废话,开始正文|ω•`)
C01
尹正“啪”的一下按掉闹钟,瞪着双迷茫的眼睛呆呆地望着虚空,终于忍不住又轰然睡倒下去。敬业的闹钟先森隔了10分钟再次复活,尹正用力一把掐灭,起身,又睡倒。终于在第11个轮回,我们的尹正老师迟钝的大脑开始反应过来。

今天不是9月1号吗。

9月1号???!!#*R@&G$D!!

他翻了个身安慰自己道哦莫这一定是在做噩梦快点醒过来。然而他静静地等了10分钟,并没有奇迹发生。

除了闹钟不甘心的再度满血复活。

“Shut up!!!”尹正从床上一个轱辘翻了下来,终于认清了自己的悲惨命运,光速穿戴好匆匆用凉水抹了把脸就飞奔出门了。

祸不单行。尹正的车正好送去修理,这天又是大雨的天气,路边行人和车辆都很少,不用说公车和出租,只好一边懊悔没带伞一边朝学校狂奔,心里拿这个月危在旦夕的奖金刺激自己,狠狠喘着气一直向前跑。

但是尹老师的悲剧人生绝对不会就这样到此为止。正当他迈动着长腿(想象中)狂奔向希望与未来(大雾),一辆速度飚的快要飘起来的单车直直地朝他驶来,他当场就一脸懵圈大脑空白身体死机动弹不得。

好在骑车的人反应快,在几乎凝固成JPG模式的尹正面前硬生生刹住了。尹正呆了几秒才想起来应该骂人这回事,却听见对面传来满是笑意的声音:“……这不是尹正老师么?”

抬头看见一张端正好看唇红齿白的脸,看模样是学生,尹正本能的觉得有点熟悉,却又叫不出名字。“雨这么大,要不我载你一程?”

尹正求之不得,忙应了几声,乖乖坐上后座,就听见少年一面骑得飞快一面含糊不清地碎碎念:“诶,尹正老师你也会睡过头啊……”

你才睡过头你全家睡过头!尹正竭力保持一个人民教师为人师表的端庄姿态,咬着牙说:“好好骑车。”

“尹正老师,去年文艺周表演一剪梅的boy是不是你啊?233333真的好逗一剪寒梅傲立雪中~~~”

“…好好骑车。”

“尹正老师,呐,这把伞你打着不用管我…这么大人了出门还忘带伞…”

“好!好!骑!车!”

“尹正老师……”

“woc泥垢了劳资再蠢也是有尊严的好么!!!”

少年回头瞥了他一眼,一副好气好笑又无可奈何的神色像在安抚一只炸了毛的猫。“我是想说,老师你不想摔下去的话,可以扶着我腰。”

一个加速加颠簸,尹正刚才还熊熊燃烧的气势立刻颓了半截,说了声“哦”,一边把手放在少年的腰上。过了一会儿他后知后觉的感到点不对。

手感不错。

呸呸呸想什么呢。诶话说我这个姿势为什么这么少女。次奥我可是君临天下帝王攻好不好!

这算个什么事嘛。尹正在心里默默捂脸。

终于一路飞一样的抵达学校,少年利索地将车一锁提起书包就要跑向教学楼,尹正见他肩上一片湿,下意识喊道:“喂同学你的伞……”

那人停住动作回身看他,脸上浮现出少年人特有的清狂的笑,说:“老师你打着过去吧。”
见尹正讷讷的呆在那里,不由得又玩心大起,靠近他耳边压低嗓音道:“尹正老师你…”

尹正耳朵极怕痒,被他一说当即浑身难受又发作不得,只感觉到少年身上的清爽气味和雨水的潮湿腥涩气息。

“…衬衫穿反了啊。”说完放肆笑着扬长而去,“还有,我挺喜欢一剪梅的。”剩尹正一个人留在原地咬牙切齿。心想小小年纪哪学来这些。

长大后那还了得。
*
“尹老师还真是不为金钱所动的圣人君子,开心第一天就迟到,也不担心自己那点可怜的奖金。”韩庚捂着胸口作心疼状,“苦了老身我一大早上就替你代课料理1班那群人精。”

“是是是,韩老师你辛苦了大恩大德永生难忘。改天请你吃饭还不成。”尹正没精打采。

“尹老师你这个状态hin不对啊!是不是上学期期末我大4班超过了你们1班打击到你了令你丧失了斗志?矮油尹老师你听我一句,做人呐……”韩庚两眼放光打算好好煲碗心灵鸡汤治愈尹正。

“…老韩啊…”尹正郁闷的把头埋进手臂里只露出头顶的顺毛,“我今天…被一个小孩给撩了…”

韩庚的表情像打翻了颜料盘一样五彩缤纷,最终忍不住爆发出一阵鬼畜的狂笑。

课间1班的小道消息立刻炸开:“诶知道吗今天尹正老师不仅上班迟到还被人调戏了!!”

“哦莫脑补画面还真是美好啊~”

“不不不放开那个boy让我来!”

“不行不行我要坚定地站庚正……”

“说什么呐这么有趣?”尹正突然出现在门口,一身今天劳资不爽千万别惹我的暗黑气场,吓得女生们自觉散开。

“上个学期期末成绩真是差出了风格,差出了水准!我真心的佩服大家!4班的孩子嘚瑟成啥样你们看见了吧,韩庚天天跟脸上开花似的到处逼逼都看见了吧,现在是不是特高兴,特开心?”

1班的学生,用韩庚的话说,一个字,贼。一个个的都无比了解尹正,顶了张港式的酷炫冷峻脸,抿紧唇线沉下脸来确实吓人但永远持续不过三分钟,于是都低了头一脸知错反省样只等着三分钟过去。

尹正扫视了一下全班,表示对自己训话的效果相当满意,嗯,果然气势满分震慑全场。

他刚要继续开口,打开的窗户里嗖的飞进来一个不明物体,吓得尹正赶紧跳开,等他意识到自己一脸惊恐太有损形象时,讲台下已经笑开了一片。

“好像松鼠啊……”

“不行了真是太萌了……”

尹正老师表示有点不好。

这时窗户里又飞进来两本书,崭新崭新的语文课本啪的摔到地上。尹正恼羞成怒地朝窗外4班看去——

这里就要解释一下学校格局了。1班和4班分别在“U”形两侧相对,而U形底部连接处是楼梯,因此用力从4班扔出的书也能飞到1班教室里。

只见4班一片风平浪静,什么情况都没有,尹正又陷入了懵圈之中,怀疑地看了一眼地上的课本,继续向对面四班望去。

后门处悄无声息地站了个挺拔身影,在雨后初霁的天光里眉眼有些看不分明,但是尹正忽然就认出了他。

琉璃似的天色下少年笑得灿烂惊艳。叫人移不开眼。

于是一切在刹那间像是虚化的场景般令人恍惚。


评论(11)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