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lde陈清野

懒癌晚期,渣废文手一只。
墙头多,各种有毒安利都吃。
欧美圈70%/国产30%

【磊正】贼·番外篇

·不知道为什么后半段写着写着就忧伤了,凑合着看看吧

·双向暗恋的老梗

·带你体验松鼠正丰富的内心世界

番外【贼】

我从小就根正苗红独立自主勇敢坚强三观端正,这辈子唯一做的一件错事就是为了给弟弟娶媳妇买婚房偷了一个土豪的钱包,正直如我原本打算一点一点把钱还清,然而直到后来我才明白什么叫图样图森破,什么叫老天放过谁。

通货膨胀一年比一年厉害,眼见弟弟好不容易要熬出头做爹了,怎么能让他们被这一栋万恶的房子所阻碍。于是我大无畏的用自己弱小的肩膀扛起了这一伟大的革命任务,即使我自己这么多年来连只母松鼠的手都没摸到过,但是我一直悲壮地认为,身为哥哥,自然应该先让弟弟过上没羞没臊的幸福生活再来解决自己的个人问题。

不过也的确是因为这一系列的事,我的个人问题被不明不白的解决了。

起初我只打算偷,呸,是借,借比较少的钱,但是这年头,穷人都比较精明不好下手,正巧被我撞上一个人傻钱多面带微笑的逗逼,在拥挤狭长的巷道上硬是走出一种中二的红毯感来,并不时挥手点头。我觉得我从来无法很好的演绎迷弟脸,但在那样的情况下,要想做到一脸耿直很难……总之我很好的掩饰和隐蔽了自己,假装撞到他然后扶了他一把,顺利从衣服兜里拿到钱夹。

虽然我早就意料到这人绝壁是个壕,但仍然未料到钱夹金额之大。木已成舟,只得拿钱替弟弟欢天喜地的买了房,从此我的生活过得像非洲奴隶般凄惨。

我先是找了好几份兼职,其中看护林业的工作因为松果数量的离奇减少而被罚款无数,最后就在一座高楼顶楼咖啡厅做服务生。

巧妙的是,期间我又见过我的债主几次,他毕竟财大气粗,常常出入这种高级咖啡厅和酒店。其实抛开我膨胀的仇富心理,他还是长得挺好看的。身高腿长五官俊秀,但我欣赏的也就仅仅是他的外貌而已。

虽然他蒙受经济损失,但这笔钱对他的生活可以说几乎没有产生任何影响,却直接导致我往死里压榨赚钱还钱,因此再好看的脸也无法抵消心里满满的怨念。

我勉勉强强的还上了一半的债务,也几乎赔上了小半条老命,好在我的确是兢兢业业严肃认真裤腰带紧的发慌,还有一小笔结余,于是便打起了城郊那块地的主意。

穷松鼠家的孩子早当家,这话说的就是我啊!我算好了地租算好了市场和利润,冒着性命危险说服大地主棕熊将土地租给我,一切都安排周全,一时间心情有点小小的激动。

却唯独没有算到我的债主竟然成了我的新邻居。

当我看到那个高瘦身影出现在我的菜园时,我的心情是懵逼的——那什么,我应该有一种超能力,在哪儿都能遇到债主系列。他穿得简单,衬衫衣袖挽到手肘,小臂线条紧致优美,一张脸难得的沉静。我知道他看见我了,我也很清楚他根本不认识我,可是我整个都似乎不再受理智支配,他每靠近一步,我的心脏跳动就快一拍。

我彻底方了。所有的坚定意志都丢盔弃甲溃不成军。我大概就是在那时候隐约意识到,我和吴磊之间,大概不是像盗贼与物主那么简单了。我对他,不止是作为小偷的心虚与害怕。

更有一种微妙的紧张和暧昧。

也许是从今天他无比欢脱的啃咬黄瓜开始,也许是从咖啡馆的一个回眸开始,也许更早。原来一切早就被埋下伏笔。

有一只松鼠原本坚固如磐石的心里,被小小的炸出了一条裂缝。

我知道我完了。

单向的暗恋一旦开始,就似乎注定了某种无疾而终。我赚的钱越来越多,很快就能还清欠下的债务了。这也意味着我和那条龙之间的关系很快就会消失,我再也没有理由留在他的生活里。

我们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我知道他虚荣又中二,见过他笑得下巴都快上天的样子,骂过他诅咒过他,也给他做过饭,知道他喜欢吃什么不喜欢吃什么。

可是他从来对我一无所知。

即使知道,我也只是一个小偷而已啊。

我告诉他,我打算走了。到别的城市去,去看海,或是找个安静的地方定居下来。他看着我的眼神令我迷惑。

那是一种交织纠缠的感情,深邃得让我不敢深究。

我匆忙的说了再见落荒而逃。

我知道,只要在他身边多待一分钟,我就会离不开了。我甚至有种荒诞的冲动,希望这份债一生一世,生生世世都难以赎还。

夜晚将最后一份信封放进信箱的时候,眼前好像有什么巨大的帷幕落下。

然而身后响起的是吴磊清朗的声音。他似笑非笑地将他涂改后的信笺递给我,轻轻在我耳边吹了口气:“Catch  you.”

我当场死机,脸涨了个通红。吴磊满意的看我这个模样,伸手轻轻松松地把我捞进怀里。

“以后不要像在菜地里一样把松果壳扔的到处都是了,我的房子还是要干净的。”

“啊?”我还是没有从刚才的打击中恢复过来,迷茫的瞪着曾经的债主。

而我的债主笑得轻浅温柔。

/END/

谢谢看到这里  晚安







评论(5)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