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lde陈清野

懒癌晚期,渣废文手一只。
墙头多,各种有毒安利都吃。
欧美圈70%/国产30%

【全员向/AU】火车(上)

·全员黑化向,ooc严重,私设多

·文笔渣,逻辑漏洞自己都看不下去(T_T)请尽量无视,死亡人数多,展开慢

·磊正,微有庚坤

火车

    文/陈清野

01.徐峥

头疼欲裂。像是几十年都没再怎么经历过的宿醉卷土重来。

视线所及一片昏暗,但他迟钝的感觉正在慢慢复苏。他感知到了空间的缓缓移动,听见脚下的车轮轰鸣碾压成破碎音节,越来越响,麻木而规律。

火车。徐峥心想。还真是新鲜了。他明明记得自己找大鹏喝了酒,但是没醉,大鹏替他叫了代驾开车回家。

然后呢。

他怎么也想不起来了。火车滚滚向前的巨大噪音更让人觉得烦躁不安,但他终于渐渐从混沌中清醒过来。这个车厢除了他空无一人。没有灯光,没有报站声。他起来试图打开窗户,然而每一扇窗都被人紧锁。

谢天谢地,手机还在。他骂了句他妈的没信号,但至少手电筒还能用。他原来坐在车厢中央,摸索着走到车厢口,令人气闷的是车厢的门也是锁起来的。

尽管多年的经历让他变得处变不惊,但他心里还是涌上一股被人戏耍的恼怒。恶作剧到这个程度未免就有些过分了,可是谁又会费尽心机对一个中年大叔玩这种游戏?

将车厢摸了个透彻,徐峥决定冷静下来。现在的情况看来不是一时意气所能解决的。有一瞬间他几乎认为这个场景他曾经经历过。

是了。熟悉的车厢,一模一样的布局,无非是中间隔了漫长的二十年岁月。可这怎么可能呢。记忆里的老火车早已停运,旧的火车站被拆,连那条火车线都已经废弃。在这个镇子上,他是最后一代乘坐过这班火车的人,到了大鹏陈坤就都只见过它被抛弃在斑驳铁轨上的可怜模样了。但奇怪的是,那一带的火车轨道一直没有拆掉,那辆老火车也一直就在那角落里无声地锈蚀。

他在狭长的过道里来回踱步,猛然间看见地上骨碌碌滚过的饮料瓶。是他们那个年代喝的盐汽水,淡蓝色的塑料瓶子,曾经他还拿来装过情书。那是许多年前的事了,现在想来也不过是矫情的怀缅。他费劲地弯腰捡起汽水瓶,瓶底一枚小小的钥匙闪着微弱的金属光亮。

02.尹正

当他从六号车厢走出的时候,一眼看见的就是七号车厢里舒舒坦坦的坐着闲聊,面前还摆满了一堆零食的两个人。陈坤悠闲地翘着二郎腿,俊俏的脸上是一贯嘚瑟的神色:“哟,是尹正啊,来来来快吃点东西,要不要一起打打牌?哎呀大鹏我们可以斗地主了!”

尹正一脸黑线,腹诽了一句为老不尊,表面上乖巧地在两人面前坐了下来,一边麻溜地加入牌局一边询问这两人是怎么从原来的车厢出来的。陈坤洗牌手法娴熟,一边哼了句:“小爷我以前也挺混的,跟着社会里的人玩,开锁撬锁什么的那是分分钟的事,倒是大鹏这小子运气好的很,一开始就在这七号车厢,又有纸牌又有餐车,不愁吃来不愁穿。”

“这车上不会只有我们几个吧?”尹正皱眉。

“诶,我说啥来着,叫你把整条火车都给撬了了吧?要是还有人困着那不得急死。”大鹏捅了捅陈坤的手肘,被他懒洋洋地打掉:“急什么急?瞧瞧我们尹正,本事大着呢,哪儿用得着我去救。”

尹正刚想反驳,对门便有几个人影走过来,他们三个都认识。来的是吴磊和韩庚。

尹正心里霎然间一沉,面上却还是笑着任由吴磊勾着肩膀在旁边坐下。“我送你回的家啊,怎么会在这儿?”他低声问。

吴磊耸了耸肩:“你送我到楼下,刚巧我妈在楼上看见你了。她跟我打听过好几次关于你的事情,我就说是偶然认识的哥哥,但早晚都瞒不住。跟她吵了一架本来想回去找你,结果路上被人打晕了。”

“我也记不清了,为什么会在火车上。”尹正几不可闻的叹了一声。

“我有种不太好的感觉。”他抬头对上吴磊清澈的瞳眸。

吴磊弯起嘴角笑。他不笑还好,一笑就是各种叫人移不开眼,好看得犯规。他身上总是洗不掉磨不平的少年棱角,好像时刻会发光发亮,惹得尹正像一头扎进深海里再难回头。不过他也从未想过回头,即使是溺亡在这片海。“想太多不好,尹正老师。就当是场旅行就好啊。”

尹正不是老师,却总被吴磊这样叫,时间久了,竟也有种异样的亲昵的意味在。他还想和吴磊说几句,就被旁边的韩庚打断道:“你们俩差不多得了啊,尹正亏我认识你二十几年,到现在居然还比不过一个十六七岁的小孩,忒不仗义。”

“谁是小孩了?咱还能好好玩耍么别年龄歧视。”吴磊反应倒很快。

说着又来了两个人,尹正一看差点没晕过去。这是同学聚会吗?来了一个韩庚还不够,这下张钧甯王智全凑齐了。

不多久,一副老干部样的徐峥姗姗来迟,大鹏刚说完一番令人感动的欢迎致辞,火车的广播便冷不丁响起。

“恭喜你们一一找到了离开被困车厢的办法,但这只是起始站。游戏,正式开始。”

旧火车的广播声音沙哑阴冷,有种空洞的金属感,夹杂着含混不清的杂音,听得人头皮发麻。

“请按照来时的车厢号找到角落里的耳机并佩戴,这个耳机将会发布给你个人指令,即你是不是杀手。”

杀手?尹正有点糊涂了,吴磊看了他一眼,轻声说道:“难道是杀人游戏?类似天黑请闭眼那种。”

尹正点点头,听见广播里继续说:“杀手将会有特殊的任务,一旦任务失败,将接受相应的惩罚。你们每天中午十二点将在七号车厢内用餐,午餐后进行一轮游戏,淘汰一个人。淘汰者将离开火车。”

“好了,现在请各位休息吧。”

“祝你们,游戏愉快。”

大家纷纷找了耳机戴上,又嬉笑打闹了一阵,各自回车厢睡了,为了有个照应,大家都找了伴,尹正吴磊一起,大鹏徐峥,王智张钧甯,陈坤韩庚一起睡一个车厢。

道晚安时尹正听见大鹏在问徐峥。

“我觉着游戏输家下火车,这不是挺好的么?这样不是可以回家不用在这火车上继续遭罪了?这怎么还叫惩罚?”

徐峥摇摇头不置可否。

尹正被吴磊推着离开,若有所思。

03.陈坤

陈坤和韩庚其实很早就认识,只不过没有多少人知道。其实他们不仅认识,而且很熟悉。

陈坤的记性很好,不过他觉得即便自己是个极健忘的人,大概也不会忘记与韩庚的相遇。那回他或许是又顺手偷了什么东西,或许是得罪了那几个社会青年,总之是被人追着跑,身体的其他部分全部麻痹僵硬,连同所有感知一并沉没,只有不停迈动的腿,只知道要逃开,必须逃开。

他钻进一条不熟悉的巷子里,迎面就撞上推着单车校服穿得规规矩矩的男生。陈坤犹豫着想开口道歉,却被人吼了一句快点上车。

他听见身后迫近的脚步和叫嚣,一个激灵,顾不得多想,跨上后座跟着男生一溜烟的飞驰。他胸口的铭牌陈坤看的清清楚楚,E中高二十一班,韩庚。

是个好学生吧。陈坤心里半是妒忌半是不屑,可偏偏又想去结识去接近去了解,去看看那张好看沉静的脸孔之下,究竟是怎样的一颗灵魂。是否会有像他的一样躁动一样不安,一样挣扎。

所以后来他就常常在那条巷子里等着韩庚,有时候等得到,有时候等不到。他们说的话很少,做的事情也少。但也许他们也是一起走过很多地方的,至少陈坤回忆起来那些年的画面里便时常是烟雾火光里韩庚俊挺的侧脸。韩庚跟着陈坤学会了抽烟喝酒,唯独初时的沉稳却一直未改。

但陈坤也是见过他发火的样子的,虽然那是唯一一次。他依旧是被人堵截四处逃窜,寡不敌众地挨了不少打,好在那群人没有带刀具。中间还是韩庚路过救了他,韩庚手脚利落又准又狠,满是血丝的眼睛里那种阴戾陈坤从来没见过。像三流小说那样,那天后来下了一场大雨,两个人倒在雨里谁也站不起来。陈坤知道韩庚肯定伤得比自己重,勉强去扶,却被韩庚一把甩开。

陈坤愣了。

韩庚没看他,兀自撩了一把脸上的雨水,说,你那偷东西的习惯就不能改改。你成天跟着那些人混日子就不能改改。

陈坤冷冷地笑了一下,他知道自己这样看起来一定又痞又邪气,像是坏人的范本。怎么,你嫌弃我啊?

韩庚还是没看他,却又像是憋着一口气。你一个月偷别人东西五次,被人找茬七次,跑路三次,挨打两次,你就是玩玩,你不在乎,好,可你能吃得消这样折腾几回?我又能救你几次?

陈坤嘴硬说,谁要你救了,让他们打死我多好,大家都落个清净。

那场大雨之后,陈坤乖乖的找了份看店的工作,没再混社会没再偷东西,也再也没见过韩庚。他听说他大病了一场,错过了那一年的高考,只能复读。那一年韩庚十八岁,他二十四,站在一起却比对方矮一小截。

陈坤随便找了个卧铺躺下,没忍住又探出头朝韩庚的方向轻声问睡了没。

那头沉寂了片刻,闷闷的传来声没有。

陈坤莫名的觉得想笑,突然就安下心来,回身睡倒在卧铺中。一夜安眠。

第二天大家在七号车厢集中,玩了一上午斗地主后用了餐,却听见那瘆人的广播声音再度响起。

“今天的游戏是——石头剪刀布。”

大鹏第一个笑了出来。“玩儿我们呢吧?这游戏也太无聊了全凭运气。”

一旁的张钧甯笑着搡了一下大鹏:“那就开始吧。”

八个人同时出手,三个剪刀四个石头一个布,无输无赢。第二局吴磊和大鹏出了布,其余人都是剪刀,于是又玩了一次,吴磊出布,而大鹏是石头。

“游戏结束——失败者将在下一站下车。”

大鹏笑嘻嘻地站起来挥了挥手:“那个啥,我能先回家了,你们可别太想我啊,玩的开心啊。”徐峥扔给他一个大大的白眼:“谁要想你。快走快走。”

大鹏故作痛心疾首状:“算我看错你了!小没良心的!”

火车慢慢停下,从紧锁的窗向外看去,却只能看见一片荒凉的野地,不是任何车站。大鹏一走下车,车门便关紧了。他向所有人笑着挥着手,用口型说着再见,大家也都笑着回应。

倏然间,大鹏的动作微不可察地抽搐了一下,手上依然保持着挥别的动作,身体却不可控制的瘫软倒地,嘴角流出些许白沫。王智尖叫起来,但大鹏剧烈的抽搐并未停止,大口的喘气,面目狰狞可怖,完全看不出这是上一秒还在和他们嬉笑打闹的鲜活生动的人。终于,在某个时刻,他急促的气息忽然一滞。

徐峥大力的撞着车门,却怎么也无法撬开,火车颠簸着启动起来,大家却怎么也不肯离开窗口,但是无能为力,眼睁睁的看着大鹏冰冷的尸体在视线中逐渐淡去退出。

目睹整个死亡过程,陈坤吓得说不出话,只紧紧揪住韩庚再不松手。

我在呢。

我知道。

他长久的倚靠着韩庚,不发一语。他悲哀地发现这是一场注定失败的角力,因为从一开始,规则就从不由他们掌控。

就像火车驶向既定的终点一样。

结局早就注定了。

TBC.

各位晚安,谢谢看到这里。

























评论(13)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