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lde陈清野

懒癌晚期,渣废文手一只。
墙头多,各种有毒安利都吃。
欧美圈70%/国产30%

We once were tide(02-03)

Chapter.02

楼璧遇到过很多病人,但他不喜欢把他们叫做病人,或者患者。这些人大多富有光鲜,只有眼角眉梢泄漏的疲惫、焦虑将他们出卖得彻底。而在这些人当中,一开始林向之并没有引起他的过多注意。

她看上去和普通的高中生并无不同,眉眼清秀不带什么令人印象深刻的特征,衣衫整洁。恐怕走在一群年龄相仿的年轻人中,楼璧便会认不出她。但是在接触了两次之后他就认识到,林向之是他所遇到过的,最难接近的病人之一。

少女理智,冷静,任何时候都彬彬有礼,只是这种礼貌和温和都不带一丝一毫的温度。不管楼璧提出什么问题,她的表情总是波澜不惊并且尽力回答,但是楼璧不止一次观察到她将衣角揪紧,又迅速放开。

他感觉到有些棘手,尤其是听说林向之一些传言之后。

他试着和她聊天,从每天课程的内容和学校的趣事谈起,这样的疗程进行得非常缓慢,但是终于渐渐使林向之坚硬的防备裂开几道窄缝。

六个月后,林向之第一次和他提到苏宓。

楼璧为她准备了糖果,用花花绿绿的糖纸包装的那种。林向之愣了愣,说:“以前有人说,我这种性格的人却那么嗜甜,真是奇怪。”

“那你要吃一点吗?”

林向之盯着糖果,慢慢地摇了摇头。“不了。”

她沉默了很久,突然再次开口。“你知道吗,医生,很长一段时间里,我吃到甜的食物就想吐。”

这一下子引起了楼璧的兴趣,只是当时他并不知道,林向之所说的那个人就是苏宓。

林向之曾经跟他说起过,她讨厌母亲为了钱斤斤计较的样子。“她不喜欢网购,我也一样,但是原因和她截然不同。”她皱着眉说,“她把我们这座城市到全国所有地方的邮费都倒背如流,为了包邮可以纠缠整整一天。”

“可是从你以前的叙述来看,你很爱你母亲。”

林向之原本望着半开的百叶窗外,这时微微侧回过脸。楼璧看见她嘴角浅淡的笑意,却只剩苦涩的意味。“看起来没办法否认啊。”

楼璧在记录的“否认”二字下画上粗线。林向之出身中产阶级,从小的家庭环境无疑是她一直想要逃离的。楼璧不知道她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认识到这点的,也很难想象她为自己的未来安排计划了多少年,又为此付出了多少。她处心积虑地学习如何待人接物,努力在课程上拿到全A,甚至练习出这种她本永远都不会具有的气度。但她同时又深深地眷恋着这份家庭亲情,她的决绝和理智所厌弃的所有仍然根深蒂固的刻在她的骨血里,她想挣扎却始终无法得到解脱。她的一生都注定消亡在这场惨烈的角力当中。

林向之是我见过最富多面性的案例。楼璧在笔记中写道。她是无数的镜面,是所有矛盾的中心。

Chapter.03

“你陪我打会儿排球呗?”

林向之刚刚跑完800米,整个人靠在栏杆上喘不过气。她不用抬眼也听得出是相子墨,歪着头冲她赖皮地笑:“你让我先缓缓。”汗液顺着鼻梁滴落,林向之只觉得热得窒息,却不得不强打精神听相子墨零碎的话语。要在平常,这件事简直再简单不过,她擅长这种迎合周旋,但是此刻却怎么也集中不了注意力。她忍不住往操场那头看去。

苏宓和秦光也在练习排球,神采奕奕的样子好像完全感受不到这高温。

林向之失误了好几次。说实话体育并不是她的强项,相比之下她更喜欢智力上的对弈。但林向之就是有这种折磨自己的狠绝与残酷,曾经为了中考她硬是把长跑练习到天天双腿抽筋也不停止。不过像排球这样的运动对相子墨这样体训队出身的人来说却异常简单,尽管她刻意放慢节奏,林向之依然很难跟上。

这令她感到沮丧。负面情绪一旦出现,手下的差错就越发多了起来。“小心!”

林向之看见排球在空中划出一道失控的抛物线,却来不及闪避,重量不轻的球体就直接磕在了脑门上。她吃痛地“啊”了一声,相子墨便自觉地靠过来低声问她怎么样。

林向之不吭声,拿手捂着额头,连眼睛也一并遮住,缺水干燥的嘴唇却苍白颤抖。相子墨有些无措,慢慢抬手揭下林向之挡在眼前的手指,动作轻柔得简直不像相子墨。

她的眼睛里并没有痛苦。相子墨在那个瞬间感觉一下子如释重负,但是突然悲恸的潮水淹没头顶。

不,那双眼睛里什么都没有。

是林向之率先打破沉默。“我想休息一会。”相子墨看着她一片通红的额角,点点头表示同意。

她揉着太阳穴在一旁坐下,几分钟后觉得有点不对劲。

“你为什么总是站在我面前啊?”

身前的相子墨回头,这个一米八的高个子被阳光刺的微微眯起双眼,反而显出几分不相称的孩子气。“我帮你挡太阳啊。”

林向之看着那人夸张灿烂的笑脸,忽然说不出话来。

*

苏宓常常会觉得,林向之一定是强迫症晚期,最严重的那种,非要把所有物品都排列得整齐划一才会舒服,对待任何事情也都喜欢把来龙去脉条理框架整理得清清爽爽。

纯属自己找罪受。苏宓这样评价。与她恰恰相反,苏宓随便到不行,她喜欢桌子抽屉都乱得自成一派,太干净整齐的东西,反而会带给她一种死气沉沉的束缚感。也正因如此,林向之的一大天赋才有机会展现出来。

由于总是各种书本试卷乱堆,加上用完不扔的稿纸,苏宓的桌面看上去可怕又猖狂。于是苏宓的日常是这样的。

“这张试卷什么时候发的?为什么我没有诶??”

“我作业本早就写完了啊请相信我!!我那么诚实那么可爱!我只是找不到……”

“啊我又找不到我的笔了林向之之之之之——”

这时候林向之总是看都不看她,顺手从苏宓兵荒马乱的书堆里准确的扯出她需要的,“啪”的一声拍在她面前,动作利落优美。

操。苏宓心里默默慨叹着。明明是她的书她的卷子,为什么林向之却会更加了解它们的位置??更不科学的是,回回如此,林向之无一失手。只要苏宓需要,那么林向之总能迅速找到。

不知不觉的到后来,就连苏宓的书桌的整理工作也全部由林向之揽下。林向之无数次告诉苏宓这必须是收费服务,苏宓就大笑着说那我可以包个终身VIP吗。

她这辈子都记得林向之的眼神,不同于平素一贯的冷静自持,亮晶晶的叫苏宓不敢长时间盯着却又挪不开眼。里面是无尽的无可奈何,还有类似溺爱的笑意,满的都快要溢出来。

这让苏宓有种错觉,好像自己对林向之是特别的,独一无二的,更无可取代。她依赖她就像天经地义。

TBC.

谢谢你看到这里。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