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lde陈清野

懒癌晚期,渣废文手一只。
墙头多,各种有毒安利都吃。
欧美圈70%/国产30%

欢迎勾搭w

【呜喵】断章 | 白日旧梦

今天整理以前写的东西的时候发现17年的这篇,只是片段,自己却很喜欢,也当做是个纪念吧。当初想的是《白日旧梦》这首歌,只有在黑白真假都颠倒迷离的世界里,你才会那样爱我。现在差不多已经出坑了,也再没有把它续下去的那种心情和思绪了。我们有缘再见呀。


白日旧梦

*伪现实向

00.

花生在剥我的壳 荷包蛋在吃我
而你一定喜欢过我
白日旧梦是你的青睐 可我不愿醒来

01.

吴磊的睡眠不算太好。

年纪再小一点的时候,他贪恋那种斜靠在床上刷题的慵懒和惬意,但是接踵而来的恶果就是大脑处于兴奋状态久久不能入睡以及肩背开始出现弯曲的征兆。他妈得知他在床上写作业之后火冒三丈,立即勒令他停止这种行为。

不能做卷子,吴磊的睡前时间变得异常空虚。他提早四十分钟熄了灯把脑袋深深埋进枕头,可神志依旧清醒得很。

他开始不受控地在脑中回放这一天经历的内容,少年人喜欢归纳整理有条不紊,错过了什么下次又该怎样改进怎么努力,反省和催眠双管齐下。

但这个方法最近好像有点失去效果。

他一如往常地闭眼冥想,连这天参加拍摄活动时吃的盒饭配料都琢磨了个遍,可还是无法入眠。心里空落落的怅然若失,却不知道是为了什么。

呆滞地盯着天花板,他自嘲地想,原来自己也是那么会逃避的人。关于那人的一切,他刻意地不想起不记挂,铁了心地要把他从记忆宫殿里赶出去,直到今天才后知后觉地觉得舍不得。要想忘记关于昨日种种关于他,简直就像要从心上生生剜下块血肉来一般。

吴磊不怕疼。但他实在太累了,恨不得一沾到被子就睡死过去好好做个美梦。于是他想,就让那位先生在自己心里多住一阵子吧。

如果想起他的笑真的可以帮助他入梦的话。


02.

后来意外地,吴磊在手机里翻到那张隔了数年的相片。他记得那大概是微博之夜,画面里的自己笑得欢脱。而最远离他的另一边,平头,黑色西装,高挑白净的青年抿着嘴角,笑意矜持。

原来在那时就见过。可吴磊对那个夜晚的吴亦凡确实印象模糊。早有耳闻,偶然得见,萍水相逢,点头之交。就像曾经无数个跟他错身而过的前辈一样,吴亦凡原本也应是他们中的一个。他们的故事有一个普通到连当事人都淡忘的开头,可是吴磊想着,原来他们的相遇是那样清晰又有迹可循,又何尝不是一种古怪得只有他自己能够品尝的浪漫。

他说不清自己的情愫从何而来。

吴磊简直是在一个又一个的剧组里成长起来的,接第一部有大篇幅感情戏的作品的时候也不过十五岁。可是对于感情这方面,他实在是没什么切身体会,只能选择一种夸张的方式去演绎。偏偏吴亦凡像是一口清澈活水,从此他的喜悦失落怅惘都被浇灌出了不曾赋予过的意义。

只是原来他不知道,那水源只是一厢情愿的蜃景,靠得再近也不过是触不可及。

后来他又回到辗转于一个个剧组的生活,还是原来的样子。活泼开朗地四处耍宝把剧组气氛带的无比融洽,看不出有什么不同。

——没有人知道他曾在无数个失眠的深夜失声哭泣。

他们的故事有着平淡无奇的开始,终于也迎来平淡无奇的结局。枯井干涸,荒漠生风,不论曾经如何,都已经结束了。

匆忙开头,潦草收场。


03.

吴磊没有想到重逢来得如此之快。

一个时尚活动,他稍有些迟,却不知道吴亦凡也受邀前来。他比最后一次见时更瘦了些,精神倒很好,西装穿得妥帖,连头发微乱上翘的弧度都恰到好处。

吴磊一时竟呆住了,所幸吴亦凡并未瞧见他。走上地毯的阶梯时他也刻意落在他身后,所以吴亦凡猝不及防一个踩空时,吴磊几乎是本能地将手臂穿过他腋下,把人几乎是以搂抱的姿态稳住了。

吴亦凡先是一僵,回头见是吴磊便又松懈下来,只是不露痕迹地从他怀里挣出。“磊磊啊。”

“嗯。”吴磊表情平静,“凡哥。”

“我跟你讲,绝对不是我下盘不稳,之前坐太久了一下子起来腿麻——”吴亦凡看上去有些不好意思,嘴里碎碎地嘀咕着。

吴磊却微微笑将起来,当吴亦凡以为他没好好听的时候,低头却看见他黑得发亮的眼睛,好像只盛着吴亦凡一人,又好像承载着无数个岁月里的风沙星辰。

突然他伸手轻轻环住了他的腰,他抱得很紧,身上气味熟悉而安稳,但是没有像以前狼狗一样拱上他的脖颈,只是片刻呼吸间便松开了手。

“好久不见了。”吴磊说。

04.

我在剥花生的壳



-01.

吴亦凡在答出“鸡犬不宁”后就觉得不太对。大叔说,哪里有这个电影哦。他便有些讪讪的,说,是哦,没有这个电影。

于是他没有看见一边认真扒拉那碗饭的吴磊,听到那话时头也不抬,脸上的笑容却迅速扩大,有点无奈又有点宠溺。

他接着猜。……半夜鸡叫?

对了。

对啦?他两眼放光,第一反应就是举起手来个high five,无奈大叔十分不解风情,场面一度非常尴尬。旁边专心研究扒饭的队友这时候却突然复活,利落的使劲往他掌心一拍,年轻脸孔上写满热情天真的笑意,嘴里没心没肺地喊着“yeah”。

吴亦凡也笑。直到很久以后他回忆起吴磊,都再难忘却那时他们一起并排坐在板凳上,阳光洒满身,而少年的手掌是恰到好处的温热。

要说卸下心防,吴亦凡不得不惭愧地承认,早在录第一期节目时他对吴磊就放松了警惕。早在他认认真真盯着他玩面粉的时候,早在他反应迅速地回应他的high five的时候,在他一脸笑嘻嘻地跟他提议换房的时候。当他俩跑在板凳龙的最前面一起举着旗帜笑着跑着,灯影幢幢,他看见吴磊眉间舒展笑颜恣肆,好像他才是那深处最明亮闪耀的灯火。

而他永远不会熄灭。


评论(2)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