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lde陈清野

懒癌晚期,渣废文手一只。
墙头多,各种有毒安利都吃。
欧美圈70%/国产30%

【全员/AU】火车(下)

·狗血的大结局来了

·逻辑很扯淡就是我

·看完憋打我,关爱作者人人有责【划掉】

08.王智

她梦靥的次数越来越多了。

说不清有什么具体意义,可以明确感知的只有黑暗中的不尽恐慌,如同数千张密匝的网在脖颈上越勒越紧,几欲窒息。

她最想念钧甯。可是她也最害怕在梦里看见钧甯躺在车厢里,在人流汹涌的地铁站,在铺着整齐床单的大床上,在所有地方。她总是一动不动,像只小憩的猫咪,引得王智放下防备想上前叫醒她,然后那猩红浓稠的液体便从张钧甯身下汩汩流出,速度慢得揪心,终于覆盖上王智的皮肤。她清楚记得那血液的冰冷温度,冻得人的心脏都抽痛起来。

她的眼睛不可控制地猛的睁开,夜光投射在天花板上明明暗暗晦涩不清,万籁俱寂里她一个人乱了速率的呼吸被放大成鼓声作响,汗水涔涔湿透被单。

她把身体缩到角落里,想起这个晚上尹正和自己说的那番话。

手指下意识地绞紧。

尹正刻意避开了吴磊。这自然显得很反常,但他一开口,王智就明白过来。

“我是第三任杀手。”他说。

不等王智有所反应,他紧接着说道:“阿智,听我说,你是我的同谋。”

关于同谋的假设,在陈坤死后王智也猜到了几分,所以她并不奇怪。但她很快就明了尹正的意图所在。

吴磊。除了杀手和同谋之外的,无辜的牺牲品,只剩吴磊。

“你真的……”她有些讶异地压低嗓音,“真的对小磊下的去手?他还只是个孩子,你对他又……”

尹正笑了笑,没回答,手指撩过深棕色的发,一如正在施蛊的恶徒。“你只要考虑,是否要帮我。”

王智慢慢垂下眼。“你知道我一定会帮你不是吗。”

“我刚认识你那天,你不小心把住在隔壁的小胖给推下水,就是我替你说的谎话圆了过去。后来你考试考砸也好在外面闯祸也好,好像我总也是给你擦屁股。”王智脸上浮现出一丝恍惚,“你还记不记得那年春游你捉弄物理老师,让他出那么大洋相,后来你妈问我,我就说物理老师特别喜欢和你逗着玩。”

“结果我妈一直以为我物理很好,”尹正也笑,“而事实老徐从来没指望过我考及格。”

“尹正。”这是王智少有的几次连名带姓地叫他,“如果当年……”

“没有如果。”尹正打断道。

王智怔了怔,复又苦涩地勾了勾唇角。“是的。没有如果。”

她忽然就做了决定。

那把曾经刺入钧甯身体的刀,就在床下。她慢慢起身,把刀握到手里。吴磊……她颤抖着想。那又该是怎样的一种鲜活生命。他可以时刻对尹正展现好看的笑,时刻流露着少年人的清狂疏傲,一举一动皆是美好。

……她又该怎么毁掉他。

大鹏,韩庚,陈坤,钧甯。够了,真的够了。我知道你们无处不在,你们一直都在看着我,一直想带我走吧?这辆火车上的所有人又有谁能真的逃脱?我们之间,没有一个人是干净的。

我们注定要葬在这里。

所以,是时候借我早已沾了血腥的手,来给这幕剧画上休止符。只要一切能够结束,什么代价我都能接受。

她开始向六号车厢走去,看见尹正还没有睡下,身旁不见吴磊。他穿着宽松的套头睡衣,散落下来的头发微微挡住侧脸,手里是不知名的书,莫名的就产生种少年感。

她安静地靠近他。她想起无数个日月里关于那个人的每一帧画面,他们曾一起走过的大风和落日。她看见他脸上的微笑,恍然间感觉和往昔的所有仿佛都重叠在一起。

真好。

温热殷红的液体滴答,滴答,滴答。

她看见尹正的笑容越来越大,看见吴磊从身后狂奔而来,原本澄澈的双眼布满血丝,眼神凶狠像是要将她撕裂。

但她好像又突然什么都看不见了。

少年手里拿的是刀,和她手里的一样锋利。

“杀手胜利。”

广播声音枯哑如初。

(我是被作者吃了又吐出来的)07.尹正

尹正本能地察觉到了吴磊对自己的疏离。不爱和自己叽叽喳喳聊天了,平素勾肩搭背顺手揩油的习惯也消失的干干净净,连看他的目光都带着躲闪。

直觉告诉尹正,吴磊有事瞒着他。但他只装作什么都未觉察,不顾吴磊的一张苦瓜脸依旧和他打打闹闹,活跃着三人间的气氛。

睡前按照惯例,尹正还是拥抱了吴磊。没有任何防备和试探意味的,令人心安的拥抱。吴磊下意识地想要挣开,却没能成功躲避。

“认证成功。”两人的耳机中同时响起机械的电子合成音。

尹正愣了。

吴磊反应速度却很快,猝不及防的吻上了他,唇舌相接,没有给他任何说话和思考的机会。

他说对不起。眼睛倏地浮起雾气,但并没有哭。尹正哥,我不想连累你的。宁可我一人承受这些就好,我只要你好好的。

尹正记得很清楚,那晚少年身上的热度和汗液,还有那句沙哑不清的我爱你。他们疯了一样的做爱,用尽此生此世再也没有的纠缠爱恨。

他知道他们再也不会有明天。

09.司机

他从小就渴望着能够设计出一个游戏,一个真实的残酷的游戏。他蛰伏在这个小镇十多年,几乎他自己都快要相信自己就是个普通人。

直到徐峥找到他时,他忽然明白,那个等待已久的机会,终于到来。

一个藏在餐车下层的写着祝大鹏生日快乐的蛋糕,一个恶作剧,一个温情脉脉的生日聚会,多么无聊幼稚啊。让我来给你们加点调料吧。

他窥视着所有人,嘲笑着他们的自相残杀,用毒药侵夺着他们的生命,更重要的是,毁灭他们的灵魂。

但他小看了徐峥,或者说高估了自己。他的确没有想到徐峥会那么快参透自己制定的游戏规则并且成功脱身,但这不影响大局。

他要的就是这样,让人性的贪婪冷漠在这个密闭空间中拉扯撕裂,没有人可以侥幸存活。

直到那个少年撬开驾驶室的门。他面色惨白,T恤上沾满血污,眼神冷冽犹如地狱修罗。

停车。他说。

我如果不停呢?他眯起眼睛,颇有兴趣地盯着少年俊秀的脸。

我们真是太傻了……少年喃喃自语。一直忽略了司机……真是可笑啊……你很快就会死了,知道吗。

薄薄的刀锋准确的舔舐上他的颈项。

他从未想过自己也是这场游戏失败的实验品。

车轮的轰鸣声戛然而止。

/END/

【一些解释和想说的话】

第三任杀手是磊磊,但磊磊清楚知道同谋同命是什么规则(中章里提到了他听见尹正和徐峥打电话),所以他打定主意不完成认证,即使自己失败也绝不拖累尹正。

正正骗王智的原因本来是为了让王智放松警惕配合自己去杀死吴磊,趁机和磊磊一起除掉王智。但是王智每每想到死去的同伴,她就不忍心再向吴磊下毒手。她知道规则应该是杀手死去然后同谋也就失败,一切就能了结,于是她把刀指向了尹正。她知道自己活不下去的,经历这些的她早已失去灵魂和支撑。因此由她来结束这一切再好不过,杀手死,同谋也会死,在她看来无辜而鲜活年轻的吴磊就能活。

事情的起因是大鹏的生日,徐峥为了别出心裁搞了这么一出,因为重开这个废弃的火车肯定违法,所以偷偷找了一个火车司机来开车。结果这个司机是个变态要搞死所有人,但徐峥知道内幕啊所以大鹏一死他就方了怎么会这样,然后就匆忙逃离火车(仔细看上章其实可以发现他是故意输给王智的)。

很抱歉之前预告里的台词大部分没有出现,因为当时只构思了一个架构没有具体下笔的缘故。其实火车本身就有一种难以言明的隐喻性,那句【不要挡着我的路,否则粉身碎骨】就可说是火车的自白。终点,目的,命运,过客,人生,都可以以火车为载体来喻指。所以这篇文也算是对于人性的一种解说吧,庚坤是你死我不苟活的追随,磊正是我死换取你活的决绝。

相比以前脑洞一开就写的那些小短篇,这篇我写的认真很多,说实话也挺累的。我初一第一次看无人生还的时候,就对这种类型文很感兴趣,但也发现这种文的最大弱点往往是把所有人聚集在一起的动机,也就是所谓的黑手。大逃杀往往会发生在一个相对密闭集中的空间(比如岛屿),在这种环境下越是能激发人黑暗冷漠的那一面;而所谓的那个动机总是单纯到可笑。越是简单荒诞,所折射出的人性冲突对抗就越激烈。但这个动机的实质却是人本身的绝望追求和宿命性。我无法做到没有漏洞,但是没关系。因为人生本就由无数个悖论组成。谢谢你看我絮叨了这么久,作为文手还是希望能带给大家更多真诚的作品。

晚安。

评论(18)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