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lde陈清野

懒癌晚期,渣废文手一只。
墙头多,各种有毒安利都吃。
欧美圈70%/国产30%

【乘风破浪】逆流(01)

→徐太浪×徐正太
→这对父子真的满戳我萌点的,私设有,ooc属于我
→短小的一更

一个关于阿浪第二次重回1998试图扭转命运却发现对自己的爹产生了不一样的感情的故事。

逆流(1)


        出院那天,是个大晴天,日头正毒辣。阿浪脸上的伤没痊愈,衬得阴沉的脸色更加吓人。他好不容易在赛车界混到今天,没想到这职业生涯也只到今天为止。他爸在一旁替他打着伞。
       

        “要打伞您自己打,娘们兮兮的。”话一出口阿浪就后悔了。他爸果真退开几步,蓝黑格子的旧伞晃悠了一下,就从他头顶消失。日光灼烫。

       
        自从重新醒来之后,他和父亲的关系缓和不少。这大概是第一次话说得重了些。要搁在以前阿浪可一点都不会在意,甚至是以激怒父亲为荣的。而现在他爸佝偻着的身影却教他难过不已。

       
        他没来由地想起阿正。1998年亭林镇街头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傻小子徐正太,比他还要高大一点,穿着牛仔衫,背脊永远笔直。

       
        可他终究是再也看不到他了。

       
        他在家里找到了那张结婚照。那实在是一张糟糕的照片,新娘原本清秀的面孔被时间模糊,以至于当初他都没能认出小花就是照片里的新娘。新郎微微咧开嘴,笑容开朗,又冒出些毛头小子的稚嫩与傻气。他看上去比徐太浪都要年轻。

       
        这摄像技术真是太差劲了。他这么想,却还是盯着照片看了很久很久,最终还把它藏到了枕头下面。他自知这做法像个怀春的小姑娘,然而他也认了。

       
        那段经历对于他,终究是不同的。在无法赛车无所事事的日子里,他甚至觉得那短短几个月抵得上一生。他后悔了,后悔没能阻止阿正一刀捅向黄华强,后悔没来得及告诉他自己到底是谁。徐正太,满脑子香港电影,有那么多不切实际的想法,那么自大热血那么不可一世。他不应该在监狱里把这些都磨得干干净净一点不留的。

       
        夏日一个个闷热失眠的夜晚,他扇着扇子驱赶蚊子,等稍稍安稳下来,那些念头就又浮出水面。
       

        人的命运难道真是不可逆转的吗?
       

        他回到过去,成为父亲的好兄弟,陪伴他度过人生的分水岭,可竟什么都没能改变。一切又回到原点。

       
        他想让六一不必死去,想让小花不再只是照片里的一个模糊剪影。想让阿正永远是不服输不怕输的少年。他想留住这所有。
       

        他再度来到曾让他差点丧命的铁轨。夏天的傍晚却很阴沉,聚拢的浓厚云层无疑是酝酿着一场暴雨。风不算刺骨,但很冷。
       

        铁轨是沉默的,沉默地在他脚下盘结纠缠然后分开,像无数牵连的经脉和血管。这是他第一次认真地审视轨道。它们缺乏色彩,坚硬冷酷地破开原本一体的地面,延伸到无人知晓的远方。而列车上的人们对脚下的壮阔一无所知,正如不曾知晓自己的命数。

       
        他所能听见的只有风声,和自己的呼吸。这一刻他才明白,他是绝对没有勇气跨出那一步的。车轮滚滚血肉横飞,他可吃不消,更没理由为了年轻个二十几岁的老爷子这般舍身就义。
       

        怕是着了什么魔。徐太浪心想,慢慢把手里的烟掐了。快变天了,不知道他爸会不会记得收衣服。于是他转头加快了脚步。

       
        那声惊雷在他头顶炸响的时候,他脑内一片空,只觉得好像有一道极长的雷光在天边闪耀,很快的,灼烧般的疼痛蔓延开来。那雷光竟是在眼前。真他妈丢人啊。他刚还想回家孝敬老爹痛改前非重新做人,这下好了,还得重新投胎。他想着,却再也发不出声了。

       
        有一点他是对的,那便是生死命运本就是无可预知的。
       

        大雨终于倾盆而下。幕天席地,烟尘尽散。又是一个崭新的世界。


TBC.

谢谢你看到这里。晚安。
       
       
       
       
       
       
       
       
       
       
       
       
       
       
       
       
       
       

评论(10)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