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lde陈清野

懒癌晚期,渣废文手一只。
墙头多,各种有毒安利都吃。
欧美圈70%/国产30%

【磊正】贼

·动物梗

·匆匆忙忙写的,ooc相当严重,好困啊

·关于小偷这个梗是最近想起很久以前新概念上一篇小文章,有很多细节可能看了会有疑惑,因为还有一篇尹正视角的番外,写的不好,但是还是不要脸的发上来了【好困】


       文/Wilde陈清野

01.

吴磊先生是龙,一条有钱又帅气的龙。虽然年纪不大,不过也算刚刚接受成年礼能自立门户独霸一方了。

是的,独霸一方。

毫不夸张地讲,方圆几百里整座城市遍地都是想睡吴磊或是嚷嚷着请正面上我的各种物种,大到猛犸小到母蚊子,小清新如岸边自我陶醉的天鹅,重口味如河里张开大口的鳄鱼。

如果要简单一点说的话,吴磊先生就是动物界的思聪,行走的生动杰克苏,还是大写加粗哒。

但是我们完美的龙先生表示他最近有点不顺遂。

虽然吴磊先生自己觉得自己依旧是每天英俊逼人,但是他的反常在别人眼里是非常明显的。

因为他已经连续一个星期没有做头发,没有买衣服,没有顺手撩身边妹子了。

城市里的女性公民的心在滴血。

龙先生遇到的事情不大不小,但正因如此才更加龟毛,像根细细的刺卡在嗓子里,偏偏上不去咽不下,没什么大碍,却也能教人不舒服好一阵。

龙先生照例光鲜亮丽地出行,接受着迷弟迷妹们blingbling的星星眼,不时微笑示意或者礼貌地问好,仅仅是一个背影却能让街道堵的水泄不通。

吴磊无可奈何地想,大概这是命吧。是命运。

是命运让我不幸地拥有一张无比好看的皮囊,是命运让我孤单的享受这无边的财富,是命运给了我这该死的礼貌优雅。我是何其不幸啊。

当然,这是吴磊先生每天都会抒发的感慨,虽然他也觉得命运对自己实在不公,但也总是默默坚强地承受着这一切,快乐自由地做着完美骄傲的龙。

但是这次出行后,吴磊发现自己的钱包不见了。他倒绝对不需要担心证件,更不需要在意钱,他生气的是有人居然会想到偷自己的钱。

我是龙诶!我这么光芒万丈的站在你面前,你居然只看到了我的钱!而且!

他完全没有注意到钱包是什么时候不见的。

龙先生长那么大,从来没有遇到过那么大的敌人,一个具有恐怖能力(忽视自己美貌)面目可憎的死敌。

吴磊无比郁闷地回到家,当然他不想让这件耻辱的事被任何人知道,一个人呆呆的在角落画圈。

这是龙先生第一次对自己产生怀疑和不自信。

他这样想着,忽然才发现自己身上有一种特别的味道。他把外套脱了,几缕绵软的毛发轻飘飘地落了下来。

02.

吴磊很聪明,一眼就看出了这是什么动物。

可他怎么也想不起来自己什么时候接触过松鼠,而且是一只年龄应该比自己大、生活困窘的松鼠。

他立刻打电话给松鼠一族的族长,叫他来见自己,但族长还没到,管家就送了一堆信件进来。

里面一封素白信封在一堆金箔银粉里特别扎眼。

【A  thief,yes,but  only  25  percent  a  thief.】

信封里装了他所有的证件和四分之一的钱。

吴磊皱紧了眉,突然又打电话给松鼠族长,说他不必来了。

电话那头、正在别墅大门外的族长无语凝噎。

龙先生忽然对这只松鼠,不,这个不懂得鉴赏美的粗俗敌人产生了一点好奇。

他的心情一下子好了起来,久违了的决定出门做形象管理顺便撩妹。

只不过这次,他谨慎的选择了不带钱包。

03.

过了两个多月,吴磊再次收到了一个白信封。

【Only  half  a  thief  now.】

字体是半吊子花体半吊子意大利体,但是……居然有点意外的好看。

呸呸呸。这一定、一定是一只恶毒心肠丑陋嘴脸的松鼠!对,就是这样,不要瞎想。

吴磊先生这样自我催眠着,然而根本没有什么卵用。他悲哀的发现自己又开始不好好打理形象不喜欢撩妹了。

更可悲的是他竟然把自己如此宝贵的时间浪费在想象自己的敌人上。

这真是乱了套了。

骄傲的龙先生才不会告诉你,他把两封信翻来覆去完完整整看了几百遍,随便一点什么气味什么痕迹都给记的牢牢的。

我是为了下次能够一下子抓住那只可恶的松鼠。是的,就是这样。

04.

龙先生的别墅在郊外,占地面积很大,环境清净又安宁,少有人打扰。因此当管家告诉吴磊别墅旁边的荒地被人买下开发作菜地时,他有些惊讶。

不过一想,又觉得那个人很有经济头脑,现在城里菜价贵的离谱,而这里地域广阔水土优越,而且地价是比较实惠的。

这天他照例出门回来,开车路过别墅外传说的菜地,一时兴起便停了车走近看看。

比起自己的别墅,这菜园子实在小的可怜…不过那些蔬菜看上去…很好吃啊。

他站在那儿许久,背后才有个声音弱弱的响起:“你好?”

他回头看见对方和自己一样都是人形,比自己稍矮一点,肤色很白皙,眼睛清亮清亮的,叫人有点错不开眼神。

“你…要不要进去坐坐?”菜园主穿着灰色的工作服,显得瘦弱小巧,一双眼睛没去直视吴磊,紧张似的看着别处。

吴磊鬼使神差的说了声好啊。

主人的菜地规划得很整齐,即使是强迫症也挑不出什么毛病,蔬菜水果长得很好,新鲜的样子有时候更能勾人食欲。吴磊暗示了几回主人自己对于他家小番茄黄瓜胡萝卜的浓厚兴趣,奈何主人如此耿直懵懂,怎么也不明白龙先生的深刻含义。

于是一转眼天就黑了。主人有些不好意思,亲自下厨做了几个菜给吴磊,吴磊先生总算如愿以偿,出乎意料的是主人的厨艺惊人的好,一瞬间吴磊甚至有雇佣这个人做厨师的想法。

吴磊一边毫无形象地啃着黄瓜一边问主人的姓名。

主人腼腆的笑了笑,说我姓尹。

05.

自从吴磊决定由尹正给别墅送菜后,吴磊和尹正迅速熟络起来,这个打理菜地的能手不擅长言辞,好在吴磊会说话,他们一静一动,常常是吴磊说,尹正在旁边看着他轻声的笑,当然更多时候是一起幼稚的鬼畜狂笑。

但发现自己越来越依赖尹正这一事实对他的震惊是巨大的。他并不了解尹正。他只知道那个人能种出最新鲜水灵的蔬菜,那个人做饭很好吃,那个人笑起来好看得要命。

他必须失败地承认,他对尹正的一切一无所知,他甚至连他的原型是什么都无从说起。

可他竟然就这样荒谬的、可笑的、没有任何理由的喜欢上了这个人。

这一切都无可救药了。他绝望地想。

就在他快要忘记之前的钱包事件时,又一个白信封不期而至。他的敌人已经还清了四分之三的款项。

他焦躁的揉着太阳穴,心里被乱七八糟的情感所充斥所包围。他急需要明确自己与尹正的关系,也迫切的想明白那个小偷对于自己究竟是什么样的存在。

他忽然想起了一件原本微不足道的事。

06.

“你真的要走?”吴磊盯着尹正,眼神里的压迫力几乎满溢。

尹正还是一副平日里茫然无措的样子,说:“我……那个……”

“没什么。是我失态了。”吴磊移开目光,“对不起,离开是你的自由,我无权干涉。”

尹正还想说点什么,但吴磊已经转身大步走开,背影挺拔削直。

尹正一个人站在长廊里,神色忽的有些寂寞。

这天晚上吴磊等在门口的信箱旁,在心里骂了几十遍脏话之后,一个犹豫不决的身影慢慢移动过来。黑暗里那人的面目晦暗不明,但吴磊早已明白熟悉。

那个人将信封攥在手里,呆呆的看了一会儿,像做了什么艰难的决定一样,狠下心扔到信箱里掉头就走。

“等一下。”

那人的脊背明显一僵。

吴磊拿出钢笔,看到信封里果然是剩余的钱和一句【 No  longer  a  thief  now.】他信笔添了一句,歪着头问道:“这样可以吗?”然后满意的看到兜帽下的脸透出淡淡的粉红色,连松鼠尾巴都显形了也不自知。

【No  longer  a  thief  now  but  a  100  percent  lover  forever.】

/END/

谢谢你看到这里。

评论(10)

热度(51)